1. <acronym id="gzsnx"></acronym>

          <code id="gzsnx"></code>
          <i id="gzsnx"></i>
          <wbr id="gzsnx"></wbr>
          <ins id="gzsnx"></ins>
          <i id="gzsnx"></i>

          孙宏斌被坑惨!19.8亿欠款要不回 两次喊话乐视都没用!还被交易所通报批评

          摘要

          孙宏斌的19.8亿元终究没要到。

              孙宏斌的19.8亿元终究没要到。

            1月7日公布的执行裁定书显示,由于乐视网名下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融创房地产集团此前向法院申请对乐视网进行强制执行一案,执行程序已终结。

            此前,融创曾两次“喊话”乐视网进行催债。从150亿救场到催债超32亿再到终结强制执行程序,昔日盟友如今只剩债权债务关系。

            融创诉乐视网案终结执行程序 19.8亿元欠款未追回

            1月7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关于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等仲裁的执行裁定书。

            裁定书显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作出的裁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申请执行人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申请强制执行,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0月8日立案执行,标的额为十九亿八千一百二十七万六千零二十二元及相应利息。

            经查,被执行人即乐视网名下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于2019年10月31日轮候冻结被执行人乐视网持有的乐融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的股权出资为6685.9187万元的股权,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对该股权有质押优先权。

            此外,2019年12月6日、12月20日法院轮候查封被执行人乐视网名下商标权。2019年11月22日轮候查封被执行人乐视网名下专利权。

            裁定书还显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其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现申请执行人无法提供被执行人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申请人对调查结果表示认可,并同意本案依法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也就是说,融创房地产集团此前向法院申请对乐视网进行强制执行一案,日前已终结执行程序,乐视网所欠19.8亿元及利息尚未追回,“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基金君注意到,截至2019年12月31日,贾跃亭持有乐视网92,04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07%,其中 85,735万股已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1.49%;其所持有公司92,047万股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

            孙宏斌两次喊乐视还钱 去年6月融创要求偿还32亿元

            事实上,在此次执行程序终结之前,融创已经多次喊话乐视网还钱。

            去年6月12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已收到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融创旗下公司天津嘉睿申请的仲裁,分别要求公司立即支付借款本金12.9亿元、19.14亿元及利息损失、违约金等款项,合计超32亿元。

            此番并非两家申请人首次催债。融创及天津嘉睿请求仲裁乐视网偿还的债务,源于早前的拆借。

            2017年11月20日,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第五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拟向天津嘉;泠纹笠倒芾碛邢薰旧昵虢杩12.9亿元的议案》、《关于为公司借款提供反担保暨关联担保的议案》。乐视网向天津嘉睿借入12.9亿元。

            该笔借款中,乐视网将持有的乐融致新4231.1096万元注册资本及派生权益、乐视云3.98亿元注册资本及派生权益质押给天津嘉睿;融创为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担保总金额不超过30亿元,同时,公司以持有乐融致新8364.42万元注册资本及其派生权益为融创房地产提供反担保,担保总金额不超过30亿元。

            当时,目前资不抵债的乐视网在没有回收自身债权的情况下很难偿还巨额负债。在公告中,乐视网表示,上市公司目前面临较大的经营性和非经营性负债、融资借款偿债压力。

            其实这并不是乐视网第一次遭到融创的催债。

            早在2018年12月6日,乐视网就曾披露,天津嘉睿和融创向公司发送了《催款函》、《通知书》。融创房地产和天津嘉睿均要求乐视网在收到通知后的三日内立即清偿欠款,否则将启动司法程序主张权利。这次催款,被市场视为融创将彻底放弃乐视网的信号。

            显然,2018年的那次催债并没有用,乐视网依旧没还钱。值得一提的是,遭融创两次催债后,乐视网董事、总经理、财务总监张巍辞职。

            乐视网公告称,董事会于2019年6月14日收到董事、总经理、财务总监张巍辞职报告。董事会充分尊重张巍的个人意愿,接受其辞职申请。

            而在2018年12月,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乐视网总经理刘淑青因个人工作安排调整请辞,另外乐视网副总经理袁斌、董事李宇浩也因个人原因递交了辞职报告。

            2019年5月25日,乐视网披露,刘淑青因个人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董事等职务,辞职后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刘淑青系融创派驻乐视网的代表,2018年3月,孙宏斌辞去乐视网董事长的职务,由刘淑青接过重任,因此她的辞任曾引发轩然大波。

            更令外界感意外的是,接替刘淑青的不是融创系人马,而是“前超市员工”刘延峰,被戏称为“马甲董事长”。此举被视为融创战略放弃乐视网。

            乐视网再遭深交所纪律处分 孙宏斌等被通报批评

            早在在2016年,整个乐视的资金链就出现了严重的;。当时来自融创的孙宏斌像个盖世英雄,身提150亿资金来乐视救场。

            2017年1月13日,乐视网宣布融创进入乐视。

            融创总共给乐视投资了150.41亿元,其中79.5亿元用来换取了乐视致新33.5%的股权,60.41亿元投资了乐视网8.61%的股权,10.5亿元投资了乐视影业15%的股权。最后,融创拿到了乐视生态中最优质的资产——上市体系。

            但正如大家所周知的,这笔150亿元的投资“打了水漂”。在两大乐视系最优质资产改姓孙后,乐视网只剩一堆烂账和一地鸡毛。

            2018年年报显示,乐视网实现营业收入15.58亿元,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0.96亿元,2018年末归属母公司净资产为-30.26亿元。2019年5月10日,深交所宣布乐视网被暂停上市。

            对于孙宏斌而言,至今仍然未完全摆脱驰援乐视网带来的影响。就在几天前,乐视网再遭深交所纪律处分。

            1月2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于 2019 年 12 月 31 日深圳证券交易所下发的《关于对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给予纪律处分的决定》认为乐视网违规事实清楚,情节严重,对乐视网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深交所纪律处分委员会查明乐视网六项违规事实,包括控股股东关联方资金占用、违规担保、财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2016年度和2018年度业绩预计违规、募集资金使用违规。

            此外, 2019年12月31日深交所还发布了关于贾跃亭、孙宏斌、刘淑清等人的处分决定,其中贾跃亭遭到公开谴责,且给予公开认定终身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处分;孙宏斌、刘淑清则被通报批评。

            值得一提的是,乐视网还宣布,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 年修订)》第 9.22 条的规定,公司将采取网络远程方式召开公开致歉会。

            乐视网计划,该致歉会在1月8日(星期三)上午8:00-10:00召开。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延峰、董事武宝雨出席。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基金报

          栏目介绍

          推荐阅读

          官方微信

          大发快三 百度一下,你就知道 南丰二中贴吧 br721航班 娜妮卡盟 dnf私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